加入收藏| 设为首页| 联系我们| 访问旧站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教学研究 > 教学案例

党在祁连(马世国)

作者: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7-03-23 09:37:32 点击数: 字体: 大 小

         这是一趟本该两小时前就到站的班车,刚从省城开出的时候,还是一片艳阳高照,可是“天有不测风云”,更何况在祖国西北河西走廊的中段,“五月飞雪”也不是什么奇怪的的事。列车发出嗡嗡的轰鸣声,在有些须爬坡的路段,乘客还甚至能听见防滑链咯噔咯噔的声音,从蒸汽厚厚的车窗上擦开的“小洞”放眼望去,外面一片银色世界,风飞雪舞,天地相连,就连不远处高大的祁连山也显得模糊不清。

终于,有人开始抱怨了:

“这鬼天气”

“早知不走高速,老子就不坐这破车了,现在害的人------唉”

“这速度、这破车,今天10点钟都别指望到家了,倒了八辈子霉了------

------

分明,这纷乱的抱怨声或多或少或清晰或模糊的传到了乘务员的耳中,他目光无助的盯着车前面的挡风玻璃,时不时的边摇头边叹着气,也许此时他也在后悔“要是不为多拉几个散客、要是昨晚别偷懒看了天气预报、要是------

可他还是时不时的在叮嘱司机“稍慢点、注意点------

但世间的事情往往是祸不单行,就在一个拐弯的路段,只听“砰”地一声,车身明显倾斜了一下,一阵刺鼻的泥土味充斥了车厢,车往前又滑了几步停在了路边,司机双手狠狠的砸向了方向盘,嘴里咬出三个字“爆胎了”,说完就下车查看情况去了。

前不着店,后不着村,窗外依旧是戈壁乱石,漫天飞雪。一时车内无语,但不一会,谩骂之声就开始传开了:

“咋搞的,会开车不”一位操着东北口音的小伙子立身喝道。

“就是嘛,耽误事情,你们这种效率,让外地商人怎么放心来西北投资嘛”一位浙江人显然已憋了好长时间了,终于爆发了。

一位商人模样的人应和道“是的,耽误了我开会的时间,造成的损失谁来赔”。

“妈妈,我肚子饿,想回家吃饭“小孩也开始闹了,一些老人也开始抱怨了,纷乱的声音从各个座位上传开,车厢里一时间乱哄哄的,大家矛头直指司机和乘务员,乘务员眉头紧锁,想解释几句,但好几次都欲言又止,眼前这种局面,看来它也是无可奈何。

“都别吵了”一声立喝从列车最后排传来,大家齐刷刷的转过头望去,目光集中到了一位中年汉子身上,他留着寸头,个子不高,黑的发紫的皮肤包裹着健壮的躯体,让人立马想到了一位面朝黄土背朝天、尝尽了西北风的浓重滋味,四季趴在这片黑土地上的农人。

“都想不想回家了,争吵能让你回家吗?”他粗重的声音占据了车厢的每一个角落,一时间,车厢里鸦雀无声。

“哎哟,大哥,你谁啊,这回不了家抱怨几句还不行啊?”棕发小伙显然生气了。

“就是嘛,花了钱买了票,这什么服务嘛,那你说咋办,这位大哥,”抱孩子的母亲着急的说。

“就是嘛,你和司机什么关系”、“凭什么替他们说话”、“那你想个办法让我们回家”“你是谁啊”一时车里又喧闹起来。

汉子的脸此时涨的通红,紫红的皮肤上泛着红晕,就像深秋时节的掉蛋儿梨,嘴角一时无力的抽搐着,但目光依然坚毅。

“修车,遇到问题就要解决嘛,这样耗下去谁都回不了家,这老人小孩的,不给冻坏了?”汉子说。

“你说修就修啊“,“再说能修好嘛”,“就是嘛,你到底是谁啊?”

“我是谁并不重要,同志们,请你们理智的想一想,这样争吵下去行不行,我们都知道司机师傅也不是故意的”汉子的声音很激昂。

“走吧,年轻人们拿上工具跟我下车,我能修”说着提起千斤顶就要下车。

车上明显有几位年轻人动了心,想跟他下去,可看看周围,都又坐到位子上不动了。

汉子扫视了一圈车厢“咋们车上有共产党员吗,我是党员,党员跟我走”,

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学生模样的人腾地站起来,“我是党员”、“还有我”,说着学生模样的拿起车上的扫把就冲下车,开始扫车周围的雪,两个中年人也冲出车门,消失在了风雪中。

车上静止了一分钟,几张通红的脸你望望我,我看看你,分明,这红晕已上了耳朵。

“我修过车,大家跟我来”说着一位小伙子离开了座位。

“我们可以帮着抬嘛”,“就是,咋有力量啊”又有几个身影冲下了车,消失在风雪中。

车上,几个妇女和老人小声的议论着那位“党员汉子”,“那是咱们村的支书,镇里的致富能手”一位大妈说,“哦,怪不得,党员就是不一样”,“是啊”大家凌乱的应和着。

------

   四十分钟后,车缓缓启动了,前面路段已到了平缓的公路上,车速明显放快了,而此时天公作美,雪也渐渐的小了,透过车窗向远处望去,一颗颗雪花簌簌的往下落着,时不时的伴随着轻微的西北风翩翩起舞,远处的祁连山渐渐的清晰了,恢复了它的高大。车厢里孩子睡了,发出微弱的鼾声,人们互相谈论着,微笑着等待着汽车到站。


字体: 大 小